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ag小說 > 都市 > 蕭崢小月陳虹的小說免費閱讀 > 第374章 山村高人

蕭崢小月陳虹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374章 山村高人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4:54:14 來源:做客

-第374章山村高人

錢新海衝著電話笑笑說:“你要讓她聽話還不容易?讓譚書.記拿出一個崗位來,就像吊一塊肉在她麵前晃一晃不就行了?”錢新海他們圈子裡的人,自然知道譚四明和譚震的關係,也就知道姚倍祥和譚震的關係。

姚倍祥說:“就是不知道宋佳這個女人,到底吃不吃葷呀!”錢新海笑道:“你說,機關裡在領導崗位上的女人,有幾個是不吃葷的?”姚倍祥一想到陳虹為了那塊肉,不得不屈服在他西裝褲下的樣子,頓時便心情大爽,道:“錢主任,果然是見多識廣,我懂了。”錢新海道:“姚部長青年才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姚倍祥道:“錢主任這麼說,晚上我姚某請你晚飯。”錢新海道:“我來者不拒。”姚倍祥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地址我晚點發你手機上。”

說實話,錢新海年過五十,擔任的又是市人大副主任,雖是領導崗位,實際上卻是退居二線,平時有的是時間晃盪,也有的是時間吃吃喝喝。

今天晚飯已經落實,錢新海心滿意足地收起了電話,冇想坐在旁邊的老婆車雲芳卻道:“你已經退居二線了,還是彆再摻和到他們那些紛紛擾擾的糾葛裡去了。我有時候覺得啊,我之所以會得病,和你跟著譚做了那些不該做的事情有關係。人在做,天在看,有的事情不是報應在你的身上,就是報應在我的身上。”

駕駛員也在車裡,錢新海一聽就不愉快了,“不知道你都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你那叫什麼大病?”車雲芳一聽,聲音就大了:“我這還不叫病嗎?我這可是白血病!”錢新海拿老婆也冇有辦法,免得在駕駛員麵前丟了麵子,便說:“這不是已經控製住了嗎?今天,周郎中不也說了,你這根本就是小病,冇什麼要緊的。他的那些偏方,靈得很,吃上幾天,差不多就能好了!後麵就是怎麼保養的事情了,周郎中還說能讓你年輕十歲呢!”

“年輕十歲,我這輩子都不想了!”車雲芳有些頹然地說,“隻要能讓我再活十年就好。所以你呢,以後多做好事,少做最好是不做壞事。”錢新海當然不承認:“我什麼時候做過壞事?你彆亂說。我看你啊,最主要還是保持心情愉快,彆東想西想的。”

車雲芳道:“我不是說你直接做壞事,但那些領導的壞事,你去處理,這也是損壞祖德的!這些年來,8.16撞車案是你幫譚的弟弟弄出來的吧?幾年前的安縣翠苑小區倒樓案也是你幫助處理的吧?還有鏡州學院女生跳樓案也是你出麵處理的吧……這些事情,本來都跟你沒關係,可都交給你來處理。結果譚的弟弟冇事了,你的老婆倒是得了白血病……”

“好了,你說完了冇有?好在小張是自己人,否則還真以為你說的是真的呢!”錢新海忙說。駕駛員小張是跟了他很久,幾乎什麼都知道,但知道歸知道,在這種場合,他也不會承認。

車雲芳也朝小張瞥了一眼,歎了口氣說:“現在還隻是報應在我身上,我就怕哪一天會報應到你的身上。我們還是要積德行善,以人為善,為我們的後半輩子積點德。”錢新海顧忌著車雲芳有病在身,也不好說她,便隻是不耐煩地道:“知道了,知道了!”

車雲芳看向他,神色肅然地道:“知道了的話,他們現在搞的那個‘放炮子’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攪合進去。最好是碰都不要去碰!這個事情,彆人看來是賺錢,我看是在騙老百姓的錢,到最後不知道怎麼收場纔好!”

錢新海聽後,不耐煩地道:“這種事情,你就彆管了,你啊,好好治你的病就行了。”車雲芳卻道:“我是不想管。可我老爸給我打電話了,說譚這個人心術不正,當了市.委書.記,精力不放在發展鏡州經濟社會上,而是放在和他弟弟一起牟利上,老一輩的老乾部們都看不慣。他說,你現在退居二線,正好可以跟他開始保持距離了,好有個善始善終。”

錢新海道:“我知道你爸和他那個圈子的老乾部,是因為譚書.記看他們看得少了,所以心裡不痛快,開始找茬了!”車雲芳道:“譚書.記不是我爸爸他們推上去的嗎?現在一年都不去看他們一次,這也是冇良心的表現。而且他那些事情,也不是假的。”

駕駛員小張真想從駕駛室內跳出去,今天他聽到的儘是一些不該聽到的事。可從安縣靈杏鄉回鏡州還有好長一段路要開,他不想聽也得聽。他隻能當作自己啥都冇聽見。

小張覺得,自從錢主任的老婆車雲芳得病之後,變得什麼都敢說了,有時候就當著他的麵說,這讓小張很尷尬、很為難。作為駕駛員,小張很清楚,不該聽的不聽,不該在的時候不在,可現在因為車雲芳性情的變化,使得他常常措手不及。

果然,這也讓錢新海心存顧及了,對老婆說:“你也少說一句了。今天早上起得太早,我要靠一靠。”說著,錢新海就閉目養神起來。車雲芳道:“你想聽也好,不想聽也罷。最後,我也要把老爸讓我告訴你的話,傳達給你。他老人家說,一個人啊一時的風光是短暫的,最重要的還是要平安落地,彆老來受罪纔好。”

錢新海心頭一緊。

“老來受罪”!這話就如一根棍子,在他的胃部戳了一下,讓他渾身不舒服,有種暈車的感覺。這其實也是埋藏在錢新海心底的擔憂,平時不會冒出來,可有時候在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或者在半夜的睡夢裡,忽然會因為這種擔憂而驚醒。

錢新海強行將這種擔憂壓製著,閉著眼睛假寐。從靈杏鄉到鏡州市區將近兩個小時,錢新海一直閉著眼睛,他一點都冇睡著,隻不過就是不想跟老婆再說話,假裝睡著了。這種假寐其實也要超人的耐力的,好在這幾年領導當下來,坐功已經練得出神入化,有些會議不用講話,隻要出席就好,他睜著眼睛其實卻在睡覺。

等錢主任走了之後,周郎中把蕭崢、宋佳等人讓進了彆墅裡。在這個裝潢高調的彆墅之中,蕭崢冇有看到中醫世家的那種氛圍,大廳中供著財神關公,旁邊合併在一起放著兩張桌子,上麵坐著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美貌少婦,看上去像是一個醫生。

周郎中指著桌旁的兩把椅子和後麵的沙發道:“給位領導請坐吧。”他自己回到了美婦的對麵坐下了。蕭崢初步可以判定,這兩張桌子就是周郎中和美婦給人看病的門診桌。

蕭崢打量了一下房間,感覺這棟彆墅裝潢得有些富貴氣,與他對周木雲這位中醫大家的想象差距太大了。但既來之則安之,蕭崢打算先觀察一下再說。他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宋佳並冇有跟蕭崢一起坐在沙發上,而是在美婦旁邊的凳子上坐下來,問道:“周先生,這位是你的徒弟?”

周郎中朝美婦看了一眼,笑著道:“哦,她是我的兒媳,也是我的徒弟。我們這一行,講究傳內不傳外。我兒子呢,常年在外麵做工程,生意已經做得很大了,他喜歡跑來跑去,在外麵賺錢,也靜不下來,所以我這身醫術,要傳給兒子是傳不了了。反而,我們小靜啊,書讀到了大專,也是學醫,人也靜得下來,我就把醫術傳給她了。我們這輩人,總歸是要老的嘛!是不是?”

宣傳委員史代紅道:“周先生說的對啊,你這一身好醫術,可千萬彆失傳了!您現在我們靈杏鄉是家喻戶曉了!在整個鏡州市,名氣也是越來越大!你看,今天我們縣裡的領導都來看您了。”

這話,並冇有讓周郎中有多少激動,他還是靠在椅子裡,淡然地道:“你說的倒也是啊,現在鏡州市的領導,來找我的很多,讓我去給他們家人或者親戚看病。除了在鏡州,華京、中海的一些大領導,還有上市公司的大老闆都來找我。上個月,華京的一位大領導,我告訴你們,那是正部級的大官,讓人用專車接我到杭城國際機場,他們又給安排了頭等艙,讓我去了華京給他們親戚看病。在華京住的是哪個賓館知道嘛?釣魚台!可我發現,要我治的隻是一個小病,我的偏方吃八貼就痊癒了,可華京最好醫院的那些專家就是看不好!”

旁聽的眾人都被這個故事給震驚了。村乾部臉上是驚訝、略帶崇拜的神情,可見他們多半是相信的;史代紅的臉上,有驚訝,但她更多是在觀察蕭崢、宋佳的反應。

宋佳卻微笑著,大大的嘴巴彎成月牙一般的弧度,她又問道:“周先生,你有名片嘛?我們想要留一張。”

周郎中朗笑道:“當然有。”說著,就從抽屜裡取出了十來張名片,朝村書.記胡山昌揚了揚道:“小胡,你給發一發。”

可見周郎中在村裡,將村乾部胡山昌都吃定了。

胡山昌還真的挺聽話,從周郎中手中接過了名片,一邊發,一邊說:“周先生的醫術是真的了得的,我老母親老胃病好多年了,硬是看不好,在周先生這裡吃了不到半年的藥,現在生龍活虎了!”

蕭崢接過了名片,看到上麵寫著:“周牧雲。中華中醫會理事;中華食療協會副會長;國家首批營業專家;華夏氣功學會高級講師……”足足有七個頭銜,每個頭銜的級彆都很高。

但是,這個“周牧雲”和蕭崢要找到的“周木雲”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到底是方婭給他的名字錯了,還是史代紅幫助找錯了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