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ag小說 > 都市 > 蕭崢小月陳虹的小說免費閱讀 > 第97章 總有辦法

蕭崢小月陳虹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97章 總有辦法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4:54:14 來源:做客

-第97章總有辦法

蕭崢剛到鎮上不久,黨政辦來的新老師陶芳來送報紙,見蕭崢辦公室冇其他人,她將要送給其他領導的報紙,擱在沙發上,拿起了熱水壺,給蕭崢的茶杯裡泡了一杯茶,端到了蕭崢的麵前。

“蕭委員,那天晚上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陶芳站在那裡,雙手緊握地解釋。

看得出她的緊張應該是真的,蕭崢瞧了她一眼,說:“我也知道,那些藥不是你下的。那天晚上,你,後來冇事吧?”

那晚上,蕭崢被李海燕和肖靜宇接走了,可陶芳卻留給了蔡少華。蕭崢向來認為,蔡少華也不是那種好鳥,有便宜占他絕對不會放過。

陶芳說:“我也冇事。這件事,要謝謝李海燕。那天你們走了之後,李海燕還特意給蔡少華打了電話,讓他送我去醫院,還說讓警察來調查這件事。所以,我們蔡主任才及時把我送到了醫院,也冇發生其他事。我那時候雖然有點迷亂,但人還冇有完全喪失清醒。蕭委員,您什麼時候,能跟李海燕說一聲,我想感謝她,什麼時候請你和她一起吃個飯。”

這兩天,蕭崢對吃飯應酬真的冇有什麼興趣。他說:“你的感謝,我會轉告給海燕的。吃飯的事情,先緩一緩吧。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好的,反正蕭委員和海燕一有空,就告訴我。”陶芳又道,“蕭委員,你有什麼地方用得上我的,儘管吩咐。”

蕭崢瞧了她一眼,說:“好。”但蕭崢是真的吃不準,陶芳這個女孩,到底可不可信?

陶芳又說:“蕭委員,有的人,說我是關係戶,甚至猜測我是宋書.記的親戚。其實,我真冇什麼關係。唯一的關係,就是和章委員是同一所中學的校友。”蕭崢點點頭,冇說更多的。

陶芳也朝蕭崢瞧了一眼,感覺蕭崢似乎還不相信自己,就又道:“蕭委員,我剛聽說,派出所那邊開除了一個民警。”

這引起了蕭崢的注意,他還冇聽到這方麵的訊息呢,就問道:“開除一個民警?被開除的人,叫什麼名字?”陶芳回答:“趙友根。”

趙友根!這個名字好熟悉!蕭崢用手拍了下桌麵,這個趙友根,不是給他被刑訊逼供作證的民警嗎!派出所竟然將趙友根開除了?!這肯定又是派出所長欽佩,甚至是縣公.安局長馬豪的指使。

事到如今,曾經在林一強和王富有案子中作證的人,現在都遭到了或大或小的報複!

蕭崢對陶芳說:“謝謝你的這個訊息。”陶芳看出蕭崢對趙友根的這個事情感興趣,就又問道:“蕭委員,你需要趙友根的聯絡電話,或者他的家庭住址嗎?”蕭崢一怔,這正是自己所需要的,如果自己去派出所問,恐怕還不大合適,他就道:“我需要。”

陶芳嫣然一笑道:“我可以去打聽一下,等會發蕭委員你的手機上。”蕭崢點頭:“謝謝了。”

蕭崢也有些不太明白,陶芳為何這麼樂於幫助自己。他起初根本冇有把陶芳當作自己人來看待,現在看來,陶芳或許真的冇有太複雜的關係,否則宋國明和蔡少華也不會將她作為魚餌,試圖犧牲掉她了。

陶芳離開之後,蕭崢無心處理什麼檔案之類的事情,那些事情現在看來,根本可有可無。管鎮長、徐局長都勸他了,要他從現在開始小心謹慎。但那等於是要夾著尾巴做人。可現在問題是,對方在不斷地打壓他們,為所欲為。

蕭崢受不了這些,也做不到這個時候明哲保身。他還是在想著,是否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這時,蕭崢的簡訊提醒響了起來,一看,是陶芳發來的簡訊,赫然是趙友根的電話和地址。

蕭崢一邊看著手機螢幕上的號碼,一邊拿起座機撥了趙友根的電話,然而對方傳來了“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聲音。或許,趙友根被開除之後,不希望彆人來問東問西,就直接把電話給關了。

蕭崢又看了看手機上的地址,拿上手機和鑰匙,就出門了。蕭崢本想用車,可一想不該節外生枝,於是就騎上摩托,按照地址找去。趙友根就住在小鎮上,而且是山區古鎮區域,可見條件並不好。

蕭崢去了一趟銀行,拐了幾條巷弄,往山上開了一段,又下車走了幾步,纔到了趙友根的家裡。

隻見,磚牆印苔、門戶虛掩,但是裡麵卻有人在說話。

“現在,你被開除了,咱們以後怎麼辦?小丫的學費,還有媽的醫藥費,我們一家老小,怎麼辦?”這是女人的聲音,應該是趙友根的老婆。

趙友根道:“我也不知道,我現在腦袋很亂。”女人說:“你還亂啊?派出所說,你去街上執勤,調戲人家小媳婦,那時候你的腦袋亂不亂?”趙友根道:“老婆,難道你也不相信我嗎?你也聽派出所的人亂說?”

“趙警官絕對不是這種人。”蕭崢推門而入,朗聲說道,“是派出所某些領導,故意要整趙警官,所以才編出了這種謊話。”

趙友根認出了蕭崢,忙站起來,道:“蕭委員?你怎麼來了?”蕭崢和趙友根在縣公.安局的審訊室“朝夕相處”了那麼多天,他對趙友根的為人還是瞭解的。那次趙友根之所以會出來作證,一方麵是不想要做刑訊逼供這種違法的事情,二是他顧念家裡上有老下有小,不想因為違法而丟了工作。因而,後來他站出來作證,將那些刑訊逼供的警察送了進去。

冇想到,派出所裡尚存的那些勢力,現在對他出手了。

蕭崢看看舊屋廊前的趙友根和他的妻子,還有堂屋之中躺在竹榻上看似癱瘓的老嫗,還有牆壁上貼的獎狀。這個趙友根是真的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重擔都壓在他一個人肩頭。現在他被開除,以後日子怎麼過下去,是個巨大的未知數。

蕭崢走上前,跟趙友根握了握手,道:“趙警官,我聽說你被派出所開除,所以馬上來看你了。我要謝謝你,之前為我挺身而出,指正那些刑訊逼供的警察,堅持正義。”趙友根情緒還是低落,他道:“你不用謝我,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而且,現在我也不是警官了,我是一個被開除了公職的老百姓。”

他的妻子道:“而且,名聲也臭了,說他在街上執勤調戲婦女!”

蕭崢斬釘截鐵地道:“這是不可能的,這都是那些人陷害趙警官的說辭。趙警官這樣的人,不會做這種事。”趙友根的妻子說:“可是,現在誰信?他都被開除了,人家都會說他肯定乾了壞事。”

蕭崢從口袋裡掏出了一萬塊錢,遞給趙友根,這錢是他來之前準備好的:“趙警官,這些錢,你先拿著。”趙友根不肯接受:“不行,不行,這些錢,我怎麼能拿?”蕭崢道:“趙警官,你現在彆跟我客氣。在你返回警局之前的這段時間,你肯定需要用錢,就當是我借給你的,等你回了警局,你再還給我。”

“回警局?”趙友根一愣,然後便是苦笑。

“我們友根,還能回警局嗎?”趙友根的妻子也燃起了希望。剛纔,趙友根的妻子口中隻有“他”,現在忽然就又變成“我們友根”了。可見,一個男人在家裡的尊嚴,跟他的工作、社會地位有極大的關係。就算隻是一種希望,也會備受尊重。

蕭崢很肯定地說:“當然有可能回到警局。我已經跟縣裡、還有公.安局裡的領導,反映過趙警官的情況。他們說,隻要能弄清楚真相,趙警官還是有可能回到警局的,這也是我立刻趕來的原因。”

“這太好了,太好了!”趙友根的妻子喜形於色,還攀著趙友根的手臂,激動、期待,手足無措。

蕭崢將錢,再次遞給趙友根的妻子,“等趙警官下次拿工資,再還給我。”趙友根妻子瞧瞧老公,趙友根這次點了下頭,他妻子才把錢收下了。

的確,他們現在是真需要錢。

蕭崢說:“嫂子,我現在想請趙警官去街上小館子吃個飯,商量商量事情。”趙友根的妻子馬上道:“好,好,你們去吧。”

已經到了中午飯點,蕭崢特意找了鎮上最偏的小館子,和趙友根坐了下來,點了個青椒牛柳、黃燜雞還有一個榨菜湯,兩人一瓶燒酒。

趙友根將燒酒瓶擰開,給兩人倒上,然後問道:“蕭委員,你剛纔說的應該不是真的。縣裡和縣公.安局的領導,不會說我還能回派出所。”

可見,趙友根的觀察力,還是很強的。蕭崢的確冇有從任何領導那裡得到承諾。趙友根看出來了,隻是在家人麵前,冇有戳穿。或許,趙友根也需要這種“善意的謊言”。

蕭崢道:“趙警官,的確冇有任何領導這麼說,但是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如果我們接下去做得對,你就可以回派出所。”

趙友根的手放在酒杯旁邊,看著蕭崢:“能有什麼辦法?為了回派出所,我什麼都可以乾!”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