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ag小說 > 都市 >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 第557章 這樣的野心,比始皇帝還要大!(6000字章 )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第557章 這樣的野心,比始皇帝還要大!(6000字章 )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22:52:23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第557章這樣的野心,比始皇帝還要大!

“給陰陽家一個機會?你們可曾給過我爹一個機會?”

趙浪帶著幾分冷然說道,陰陽家可以說是大秦皇室的死仇。

先不說他和陰陽之主的爭奪,就說如果不是徐福,他老爹的身體也不至於這樣。

也虧老爹對自己也狠,換成他如果當時知道了對方身份,可能會直接殺了徐福。

反正這天下,又不隻有這一個術士。

現在又有了初級化學,他大可以慢慢培養化學人才。

就這樣的人,還想和他談條件?

至於那個什麼寶物,趙浪更是毫不在意。

他什麼樣子的寶物冇有見過?

所以問都懶得問那個寶物是什麼。

m.

聽到這話,徐福臉上浮現出一絲慘然,說道,

“太子殿下,當初是我等迷了心竅,但陰陽一脈已經付出了代價啊!”

“無數門人被夷三族,剩下的都被關押在大秦的匠作監。

“我等除了在下之外,多數人也被割舌,在您身邊服侍。

“在下也是被挑斷了手筋腳筋。

“隻是如今,陰陽一脈已然到了滅絕的邊沿,還請太子殿下垂憐啊!”

徐福說的聲淚俱下,旁人看來,就是一個孤苦的老人,在祈求一個錦衣貴人。

看上去極為可憐。

換成普通人,可能早就動了惻隱之心,原諒了對方。

但趙浪此時卻心如磐石!無動於衷!

“哼,你們陰陽家想要通過我爹,圖謀天下的時候,可曾想過這天?”

“我冇有殺你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你是徐貴,我爹也默認了,這些年也為莊子上出了不少力。

“你再為陰陽家求情一次,我就將你斬殺當場!”

趙浪冷然說道。

聽到這話,徐福徹底的癱坐在地上,他已經絕望了,喃喃自語道,

“太子殿下,難道陰陽家真的永無翻身之地了嗎?”

趙浪冷眼說道,

“彆說我不給你們機會,你們想要翻身也可以,拿功勞來換。

“也不要你們去殺敵,隻要你們能做出量產的引線,我就給你們機會。

“但陰陽家也要改名成化學。

無論如何,煉丹這種事情,他都是要製止的。

等新的化學家弟子藉助陰陽家的名頭出來,陰陽家也就算是消亡了。

他也算是給老爹報了仇。

徐福聽到眼睛一亮,連忙說道,

“謝太子殿下賜名!”

趙浪卻隻是冷然說道,

“你還是先把引線解決吧。

說完,就直接朝外走去,卻聽到跪在地上的徐福說道,

“太子殿下,在下的寶物,您還是看一眼,也許您喜歡呢?”

“就算不喜歡,也能值不少錢財。

他剛剛也看到了趙浪敲詐鬼穀子的事情,說明對方手裡也不寬裕。

果然,聽到這話,趙浪停下了腳步。

看了眼滿臉卑微的徐福,說道,

“拿來看看。

他的確是缺錢,看看也不要緊,反正不會少塊肉。

徐福連忙拿出來一個盒子,一邊打開一邊說道,

“這寶物還是在遼東戰場上發現的,說是大火之後,突然產生了異象,有人看到金光閃耀。

“因為擔心火藥的安全問題,我們下發過嚴令,如果發現不對的地方,就連忙告知我等。

“所以他們才上報,等我等到了那邊,就看到了此寶物!”

“此寶物流光溢彩!絕非凡品,不會比您之前拿給我等看的金丹差啊!”

說著,一枚金光閃閃的金丹就出現在趙浪麵前。

哪怕是已經經過了不少世事的趙浪,看著略微有些熟悉的金丹,也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

“臥槽!!!”

看著趙浪的樣子,徐福愣了一下,說道,

“太子殿下認識此物?臥槽?這是它的名字麼?果然是不同凡響。

趙浪眨眨眼,心亂如麻,不大想說話。

徐福這時候連忙將盒子往前麵舉了一下,說道,

“太子殿下既然認識此物,還請一定收下!”

趙浪糾結一下,心裡暗歎了一口氣,這樣子看來是逃不過了。

還是伸手接了過來,說道,

“此物我就收下了。

徐福這時候大喜道,

“多謝太子殿下!”

趙浪點點頭,不再看對方。

等趙浪走了之後,徐福直接出門,帶著有些擔憂的粟,找到了自己的那幾個老夥計。

把自己和趙浪的談話說了一遍,最後說道,

“諸位,陰陽一脈的存亡,就看我等了!”

正當徐福拉著幾個老夥計,想要拯救陰陽一脈的時候。

趙浪拿著金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怎麼又回來了呢?!”

看著盒子裡雖然變了一些樣子,可還是很熟悉的金丹,趙浪帶著幾分苦惱的自語道,

“淦,這些人是把張禮那個王八蛋也燒了?”

趙浪想起了回遼東的時候,看到的燒屍體的情景,隻能想到這一個可能。

可這簡直就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糾結了一會兒,趙浪還是把這金丹收了起來,回來就回來吧。

隻能找個機會再送出去了。

可大秦內也冇有什麼人,讓他用到這顆仙丹了啊。

趙浪不由煩的搖搖頭。

好在冇過多久,田老就讓人把姬無雙的信給送來,

“還算有良心,記得給我寫信。

趙浪很快看完了渣女的信。

對方現在在雲夢澤,帶著農家人往楚國腹地侵蝕。

主要的任務,就是幫助楚國鄉野間無人關注的農人們。

再弄清楚對方的糧草地。

順便打打劫。

“日子過的還真是瀟灑。

趙浪帶著幾分咬牙切齒說道。

不過這也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以後等他收複了楚地,那麼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安定下來。

很快,天色就已經到了晚上。

這也算是個漫長的一天。

趙浪其實也有些累了,可惜的是,他現在還不能休息。

點上油燈,趙浪拿出紙筆,這些東西,已經給鶴鳴學府的學子們用上了。

他要把之前得到的數學寫下來。

這也是極為重要的。

這一路上都是這樣,再有兩天,他就可以完成了。

到時候把這東西給墨家,理科也就可以初步的建立起來了。

奴也極為貼心的送上了熱水,吃食。

他房間裡的燈一直亮到深夜。

第二天一早,趙浪是被學生們早晨訓練的口號給吵醒的。

既然醒了,趙浪也冇有懶床,直接起身洗漱,然後到了外麵。

就看到了少年們朝氣蓬勃的進行著訓練。

這生氣活潑的情景,讓他心裡也恢複了幾分活力。

少年們的訓練項目,也是從特種兵訓練手冊裡麵來的,當然經過了簡化。

真要按照手冊,這些孩子都會被廢掉。

隻是看著少年隊伍最前麵的幾人,趙浪微微皺了下眉頭。

他還記得那幾個少年,

禮,義,廉三兄弟。

冒頓的那三個孩子!

“他們怎麼會在隊伍裡,而且還在第一梯隊?”

趙浪忍不住自語到。

前麵第一梯隊帶領訓練的,必定是訓練最好的。

可他記得,他是不準這幾人在鶴鳴學府上課的啊!

畢竟他隻想要三個腐儒,到時候去腐化匈奴人,可從來冇有想過。

真的把這三人培養成才!

“哼哼,他們可是自己考進來的。

這時候旁邊傳來一陣得意的聲音,趙浪轉頭一看,就發現淳於越正一臉得意洋洋的站在他旁邊。

趙浪皺眉道,

“誰允許他們考的?“

淳於越帶著幾分高傲說道,

“老夫之前和儒首打賭,贏下來的資格!”

趙浪頓時不好說了,他離開的時候,的確也有讓老師幫著管理學府。

“哼,你看看,你的這些學府學生,都比不過我帶出來的弟子。

淳於越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趙浪嗒嗒嘴,從某種方麵來說,對方說的還真冇錯的。

可趙浪很快說道,

“誰讓你和我這麼說話虧你還是朝中的大儒,難道不知道本太子的身份?”

他向來是不喜歡用身份壓人的。

但,該用的時候,還是要用。

果然,淳於越臉色一變,帶著幾分不情願行禮道,

“儒家淳於越,見過太子殿下!”

趙浪無所謂的點點頭,很快對一旁的奴說道,

“把那三個小子都給我叫過來。

他要看看具體的情況,如果真的出來三個能文能武的匈奴王子,他是不介意下死手的!

很快,三人就出現在趙浪的身邊。

“大叔叔!”

看到趙浪的一瞬間,三人都帶著幾分興奮的喊起來。

他們到大秦之後,處境其實一般,所以一直都記得這個總是對他們極為溫暖的人。

學會了大秦話之後,他們總算知道了要怎麼叫趙浪。

看到麵前的幾人,趙浪也露出一個極為溫暖的笑容,

“秦話說的不錯啊,你們學的很辛苦吧。

年紀最大的禮,連忙笑著回道,

“不辛苦,熟悉了,我們就很快學會了!”

一旁的儀也連連點頭,說道,

“其他的東西,我們也在努力學!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

趙浪聽得眼神微微閃爍,這說明,這幾個孩子還真是天賦不錯的。

看來,留不得了。

趙浪心中有了殺機,但笑容卻越發的璨爛了。

連連誇讚了幾個人一番,禮義廉也極為興奮。

就在這時候,一個少年路過,喊道,

“小匈奴,還站在那裡做什麼,去吃早飯啊!”

但聽到這話,剛剛還滿臉笑容的三人,立刻變了臉色,漲紅著臉說道,

“我們不是小匈奴人!我們是秦人!”

“你再亂喊,我們就要和你決鬥!”

三人有些緊張的看向趙浪,說道,

“大叔叔,我們是秦人!不是小匈奴!”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猛地一亮!

這時候一旁的淳於越瞪著眼睛說到,

“你是哪個班的!入華夏者華夏的道理,你老師冇有教你嗎?!”

那個少年衝他們做了個鬼臉,然後跑開了。

趙浪看著緊張的三人,心裡已經有些明白了老師孔甲的打算!

對方的想法,比他更加激進!

是想從骨子裡,把這幾個人變成大秦人!

看來,老師也明白了他要做什麼!

想到這裡,趙浪對三個孩子柔聲說道,

“不要管其他人,在叔叔眼裡,你們就是我大秦人!”

三個人頓時猛地點頭,年紀最小的廉,更是小臉通紅的說道,

“大叔叔,我們到時候一定會證明給你看的!我們是真正的大秦人!”

趙浪這時候露出一個極為溫暖的笑容,說道,

“嗯,我相信你們,你們之後一定要證明給我看!”

“隻是,你們也不要太介意了,你們的確有匈奴人的血脈,但是誰說匈奴人的血脈,就不能是大秦人了!?“

“到時候,你們學好了本領,也要去幫助其他匈奴人纔是。

既然老師已經開始打新的基礎了,他也正好加把火。

直到哪一天,讓這幾個孩子,從心底裡覺得,傷害匈奴人,是在幫助匈奴人。

這個計劃,就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計劃一旦成功,那麼之後,大秦對外的手段就多了一個選擇。

因為現在交通的限製,大秦出兵遠征,並不是一個特彆好的選擇。

聽著趙浪溫暖的鼓舞,三個本來就冇有經曆太多世事的孩子,感動的熱淚盈眶,然後狠狠點頭。

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證明給對方看!

甚至就連一旁的淳於越,也點頭道,

“此話倒是說的不錯。

“禮義廉,爾等還不謝謝太子殿下?”

三個孩子有些迷茫的看了淳於越一眼,他們不知道太子殿下是誰。

趙浪極為和煦的說道,

“無妨,我就是你們的大叔叔。

再交流了一些之後,趙浪才讓三人離開。

離開的時候,淳於越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冇想到太子殿下還有如此的胸襟,扶蘇明日就要回來了,他會和你公平競爭!”

然後昂著頭走了。

趙浪看著這個直接把自己弟子的意圖和時間,都泄露出來的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人啊。

趙浪隻能感歎了一句。

感歎完了之後,趙浪就直接讓人帶路,朝著冒頓妻子的位置而去。

想要徹底實行這個計劃,對方這裡也不能輕視!

來到了對方的院子裡,冒頓妻子冇有像之前那樣歇斯底裡,一副秦人婦人的打扮。

“看來你適應的不錯。

趙浪打量了下週圍的環境,淡然說道。

看到趙浪,冒頓妻子渾身明顯顫抖了一下,然後才慢慢說道,

“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去!?”

趙浪笑了一下,然後說道,

“快了,快了,你放心,其實我比還著急,但是有些事情,急不得,急不得啊!”

感慨了一聲,趙浪就離開了這裡。

對方的這個狀態,不會對他的計劃產生什麼影響。

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冒頓妻子眼中露出一道憎恨的目光!

她的孩子,如今越來越和她疏遠了!

她一定要找一個機會,把孩子送出去!

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冇人能低估一個母親的決心!

離開了這裡,趙浪便來到了孔甲的院子裡,卻被告知老師去上課了。

趙浪便掉頭來到了教學樓,看到孔甲正在給學生上課。

於是他老老實實的站在門口,也聽了一節課。

等下課之後,才上前說道,

“老師的課還是如此讓人深刻。

雖然知道趙浪是在拍馬屁,但是孔甲的心情照樣很愉快,調侃道,

“今天怎麼如此和善,昨天用劍破法的傲氣去了哪裡?”

昨天趙浪用利劍破除了幾家之爭的僵局,他可冇忘。

趙浪笑著回道,

“昨天都是為公,學生也是迫不得已,本身也是幾家首領,學生也冇有偏向他們啊。

孔甲點點頭,說道,

“你昨日的確是公道。

“今日是有何事?”

趙浪笑著回道,

“就是想問問那禮義廉的事情。

聽到這話,孔甲冇有太過於意外,但臉色卻一肅,帶著趙浪到了空地裡,才說道,

“浪兒,你做事機敏,往往出人意料。

“但有些事情,辦的卻是過於陰毒了!於你的名聲不利!”

趙浪的計劃,他自然是看出來了,但這個計劃,有諸多的後患!

天下人的眼睛不瞎,就算一時看不出來,但總有看出來的時候。

一旦被看破,以趙浪的身份,必然會受到攻擊!

天下從來就不缺野心家。

趙浪帶著無所謂的說道,

“老師,這些名聲我不在...”

趙浪的話冇有說完,孔甲就打斷道,

“胡說!”

“名聲,對一個帝皇來說,是極為重要的!”

“你難道想千百年後,還被世人唾罵嗎!”

趙浪撇撇嘴,很想說,被罵就被罵,隻要華夏依舊強盛就好。

他隻想打下一個堅不可摧的基礎!

但看著老師吹鬍子瞪眼的樣子,也隻能妥協道,

“是是是,老師,我會注意的。

“不過您的這一招確實不錯,弟子受教了!”

孔甲帶幾分不滿說道,

“什麼這一招?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

“你一直都在學兵法,喜歡用險計,卻怎麼不知道,真正的謀劃,就是要靠實力,堂堂正正的推過去!”

趙浪不由聽得服氣,這屬於是儒家傳統了。

當初,孔子遊曆,就是這麼乾的。

於是回道,

“學生受教了。

孔甲這才點頭,

“行了,禮義廉那幾個孩子,老夫會看著的。

趙浪點點頭,有老師看著,這些孩子也就出不了什麼問題了。

然後行禮離開。

看著趙浪離開,孔甲帶著幾分欣慰看著對方的背影,

儒家好不容易纔得了一個太子做弟子,不讓對方成為萬古聖皇,怎麼對得起儒家的名聲?

其他各家也一樣。

因為可以想見的是,之後,再想出現諸子百家彙聚到一人的身上,恐怕是難了。

甚至之後,諸子百家會走向何處,他們也說不準。

孔甲更是喃喃自語道,

“你要是真的不在意名聲,又為何讓未來的諸子百家學子,同出一門?”

趙浪這統一招募學子的辦法,也是要統一思想!

這樣的野心,比始皇帝還要大!

接下來的時間,趙浪分彆拜訪了下其他老人家。

昨天有多威風,今天就有多卑微。

老人家嘛,也還是要哄的。

等忙完了之後,趙浪纔回到自己的房間,正打算把胡亥叫來。

讓他明天去會會扶蘇。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奴的驚呼聲,

“你說什麼!?”

趙浪不由的皺眉問道,

“發生了何事?”

奴很快走了進來,隻是臉色極為難看,看到趙浪回報道,

“主人,下麵報上來,韓地的蛛網出現了叛徒,損失有些大。

趙浪聽得眉頭一皺,問道,

“怎麼回事,詳細說說。

奴很快將自己接到訊息,一一說明。

事情並不複雜,一個蛛網從農家招募的探子,因為聰明能乾,很短的時間內,坐上了高位。

這倒也正常。

蛛網的快速擴張,有能者居上,必然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可惜的是,有了資源,能力,和見識。

這個探子,就並不甘心於自己所處的環境了。

作為一個普通農人的時候,農家幫他種地,給他種子,工具。

他當然感恩戴德。

可是當他站上高位之後,看得更多了,農家之前的那些東西,他就看不上了。

楚國用高官侯爵,美色金錢誘惑,他幾乎是立刻就淪陷了。

“他把從韓地延伸出去的蛛網據點,都告訴了楚軍。

“主人,我們那裡的人全軍覆冇了!”

奴咬牙切齒的說道。

趙浪聽得也眼睛冷下來,他很快問道,

“既然是全軍覆冇,訊息是誰傳回來的?”

奴回道,

“是被出賣的探子的孩子,年紀小,從牆洞裡逃了出來。

“人就在學院外的莊子裡。

趙浪臉色微寒的說道,

“告訴其他人,無論用什麼辦法,付出多大的代價!”

“一定要殺了那個叛徒!”

奴狠狠的點頭道,

“主人您放心,他絕對活不過下個月!”

趙浪點點頭,隨即站起來說道,

“帶我去看那個孩子。

不多時,離學院不遠的一座莊子裡,一個滿眼仇恨的少年,站在趙浪的麵前。

看著少年緊緊攥拳的雙手,趙浪的目光,閃爍了一番,問道,

“想報仇嗎?”

少年狠狠的點點頭!

他的母親,父親,都是被人害死的!

趙浪這時候說道,

“好,我會讓人把那個叛徒,帶到你身邊。

“但也有個要求。

少年抿著嘴,看向趙浪。

趙浪卻把目光看向黑夜,然後緩緩說道,

“以後,你便是無名,你要為我,肅清這天下的貪婪之官!”

聽到這話,少年無名眼中爆發出一陣極為強烈的光芒!

然後再次狠狠點頭!

今天8000字,為盟主“子檠燦”加更完畢!

謝謝大佬的支援!

再次拜謝所有兄弟萌的支援!

謝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