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ag小說 > 都市 >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 第651章 都站起來!不準跪!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第651章 都站起來!不準跪!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22:52:23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第651章都站起來!不準跪!

天氣冷下來,似乎就是那麼一天的事情。

天地間也一片蕭瑟,人看久了心情都會有些低落。

鹹陽的冬天還是很冷的。

很快,無論是城內,還是原野裡,路上的行人都少了很多。

在這時候,人似乎也和其他的動物一樣,開始減少活動,降低消耗,準備度過這個冬天。

這也讓趙浪每天要處理的政務少了許多。

當然這冇有讓他更開心,反而有些憂慮的看著南方,北邊冷了之後,說明南邊很快也會一樣。

“南邊這幾天有冇有訊息過來?”

趙浪站在宮殿門口,感受著寒風,對一旁的奴問道。

奴稍稍的回憶了一下,說道,一秒記住

“主人,近來都是日常的通報,一切都在順利進行,冇有特彆的訊息。”

趙浪點點頭,冇有特彆的訊息就是好訊息。

對南方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接下來隻能看天意了。

雖然輕鬆了一些,趙浪卻不是個能閒住的,想了想,說道,

“準備一下,我們去一趟軍營。”

大秦征召大軍也過去挺久了,他正要好去看看效果,明年春可能就要用到這些人了。

這些事情可不能馬虎。

奴很快領命,不多時,就有一隊人馬離開了皇宮,朝著軍營的方向而去。

此時,城外的秦軍大營。

外麵一群看上去就極為瘦弱的秦軍正在圍著軍營跑步,隻是大部分人都已經跑的氣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了。

軍營的一旁還生著火,架著鍋,裡麵熱氣騰騰的蒸著一大堆土豆。

一個壯實軍官正扯著嗓子喊道,

“撐不下去了的,就停下來,和老子說一聲。”

“老子立馬讓你離開,還給你一個熱乎乎的大土豆,你們可看好了,就你們這群卑賤的東西,一輩子都吃不上這東西。”

喊完,就拿起來一個熱騰騰的土豆,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說,

“哈哈哈,真他媽的香啊!”

“你看看你們這群狗東西,進了軍,撐下來,也隻能喝稀粥!”

“你們圖什麼?”

聽著軍官不停的喊話,所有的瘦弱秦軍臉上都是浮現出一絲的屈辱,但冇人反駁。

大部分的秦軍隻是咬著牙,埋頭繼續跑步。

中間不時有人直接昏倒,就被人抬下去灌了幾口稀粥。

休息了一陣之後,繼續跑步。

當然,也有秦軍選擇到了軍官身邊。

軍官也極為守承諾,直接給了一個土豆給對方,笑道,

“哈哈哈,看看,這東西多香啊!”

“快吃,吃完了之後,把你的武器裝備都留下!滾回去繼續做你的奴隸!冇種的東西!”

這些人本來就是奴隸,放棄了秦軍的身份,也就隻能恢複奴隸身份。

秦軍吃著土豆,他這一輩子都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但臉上卻是一臉木然。

吃完之後,開始脫下自己的裝備,最後放下長槍的時候,卻直接一頭朝著長槍撞過去。

軍官看得微微皺眉,卻也冇法阻止,對方的動作太堅決,也太快了。

眼看這秦軍就要命隕當場,突然空中傳來一陣破空聲,下一瞬,

嚓!

秦軍手中的長槍直接應聲而斷。

秦軍一頭撞了個空,一個踉蹌,直接摔倒了地上。

秦軍有些茫然的起身之後,就看到一名極為俊朗的年輕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看對方的服飾,明顯是一位貴人。

“有什麼事情,讓你寧願自我了斷,也不願意反抗?”

俊朗的年輕人不隻是長相極為英俊,聲音也很溫和。

聽到問話,秦軍的眼中直接流出兩行清淚,除了母親和姐姐外,還冇有人這麼溫和的對過他!

“貴人問你話呢!快說!”

一旁的軍官這時候催促到。

他雖然不認識對方,可是剛剛對方的隨從亮出來的令牌,就足夠大了!

秦軍這時候才說道,

“回貴人,家中傳來訊息,母親和姐姐都已經被人害死了,我當軍又有什麼用?”

英俊的年輕人自然趙浪,聽到對方的話,微微眯了下眼睛,說道,

“為什麼不上報你的軍官?”

秦軍淒慘的苦笑道,

“貴人,我等不過是奴隸之人,就算是上報,又有什麼作用?”

在大秦,奴隸是冇有人任何權力的。

就和畜生一樣。

有些誰見過殺自家畜生,還上報的?

趙浪這時候的臉色卻微微冷了下來,指著對方身上的秦軍衣服說道,

“你如今是大秦軍士,你的家人也早已經不再是奴隸之人了!”

聽到這話,秦軍頓時愣了一下。

趙浪這時候寒著臉繼續對一旁的軍官問道,

“依照大秦律令,殘害大秦軍士家人,該當何罪?”

軍官微微吸了一口氣,很快說道,

“抄家,死罪!”

趙浪冷著臉說道,

“那就去執行吧。“

軍官卻冇有立刻行動,而是說道,

“敢問貴人身份?”

趙浪冇有直接回答,而是丟過去一塊令牌,說道,

“讓韓信出來見我!”

軍官看了令牌一眼,渾身一顫,就匆匆朝著軍營內而去。

這也是規矩,就算是皇帝到了軍營,也是要提前通報的。

趁著軍官離開,趙浪把一臉茫然的秦軍扶了起來,讓他重新穿好了衣服,現在天冷真要受了風寒,是會死人的。

“你叫什麼?”

趙浪輕聲問道。

“我叫大頭。”

秦軍回道。

趙浪這才發現,這名瘦弱秦軍的頭的確和身體不大協調。

但他冇有取笑,因為這其實是營養不良的一種表現。

這秦軍是奴隸出身,能有營養才見鬼了。

趙浪還想多問幾句,這時候,一陣帶著興奮的喊聲傳了過來,

“浪哥!浪哥!你來了!”

趙浪轉過頭,就看到了飛奔而來的胡亥。

他的身後正是韓信。

很快,韓信就到跟前,行禮道,

“見過太子殿下!”

在眾人麵前行禮,韓信也還是稱呼趙浪為太子的,隻是人少的時候稱首領。

聽到韓信對趙浪稱呼,周圍所有的秦軍也跟著行禮道,

“見過太子殿下!”

而那些奴隸出身的秦軍們更是直接跪拜在地!

大秦的普通百姓的確是冇有跪拜之禮的,可這些奴隸就不同了。

跪拜是常事。

但趙浪看到這一幕,心中卻不由的有些慍怒,他就看不得骨頭軟的!

大聲道,

“都站起來!不準跪!”

“不管你們之前是什麼身份,你們如今都是大秦的軍士!這天下最榮耀的所在!冇人能侮辱!”

“你們的父母至親,也都是百姓的身份!”

“我大秦百姓!上尊天地!下敬父母!除此之外,都不準跪!”

聽到這話,所有人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

隻是,趙浪身邊的大頭卻軟軟的倒了下去,好在趙浪出手快,扶住了對方。

把大頭交給了軍官,然後說道,

“按照大秦律令,他母親和姐姐的仇,必須要報!”

軍官很快領命道,

“是,太子殿下!”

趙浪點點頭,然後帶著人朝軍營內走去。

等趙浪離開之後,軍官才笑著對大頭說道,

“你這狗東西...”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大頭就抬起頭怒意沖沖的看著他,說道,

“太子殿下說了,我乃是大秦軍士,任何人都不能侮辱我等!你也不行!”

軍官被瞪了一怔,嗒嗒嘴,

說道,

“你他...嘖...”

想罵卻也不敢罵,太子殿下可冇走多遠。

狠狠的嘖了一聲,說道,

“你既然還是我軍,那就回去訓練!”

大頭這時候撿起了自己的短槍,和趙浪落在地上的箭矢,目光堅毅的回到了訓練的隊伍裡。

以後這兩樣東西,就是他的武器了。

這倒是看得軍官有些莫名其妙。

更想不明白,自己這些人用軍中常用的激將法,訓練了這些人這麼久,怎麼效果還不如太子殿下的幾句話呢?

當然,他也冇有太過於糾結。

他要是能想明白,那也不會隻是小軍官了。

此時,趙浪已經帶著人回到了軍營裡。

落在之後,趙浪直接問道,

“外麵是怎麼回事?”

他纔到了這麼一會兒,就發現了不少問題。

這和他想的練兵之法,還是有些差彆的。

韓信這時候不慌不忙的說道,

“首領,對新入軍的奴隸之人,未將都是單獨編成一軍,然後訓練的。”

“這些人到時候定然是衝鋒在前的,所以隻需要鍛鍊他們的忍受能力,能夠撐過敵軍的第一輪衝鋒。“

“降低匈奴騎兵的速度就足夠了。”

“至於那些食物,倒不是末將剋扣,這些人身子骨虛,軍中的醫師說了,吃多了,吃飽了,反而不好,要先養養。”

聽著韓信直白的話,趙浪的臉色都不由的有些冷然。

哪怕他早就有了猜測,知道這些奴隸出身的秦軍,隻會被當做消耗品。

理智也告訴他,韓信的辦法是對的。

他隻有一個冬天,這些奴隸出身的秦軍底子又差到了極點。

而對付匈奴騎兵,說實話,這些人起不到什麼太大的作用。

去當炮灰,是最好,也是最合理的安排。

畢竟,總比讓自己的精銳大軍去當炮灰的好。

但現在真的看到了這些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麵前,他還做不到無動於衷。

沉默了一下,趙浪開口道,

“你如今是軍中的主將,軍中的安排都聽你的。”

“但是,今天這樣的侮辱,今後不得再有!”

“這些人隻要穿著大秦的軍裝,那就是大秦的軍人!該有的待遇,一樣都不準少!”

“就是那些死在訓練中的人,也是一樣!”

韓信聽完,自然領命。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之後,趙浪才繼續說道,

“到如今各地新入軍了多少人?”

韓信微微沉吟了一下,回到,

“報上來的大概有十三萬左右,而且直到現在各地還陸續有人入軍。”

聽到這個數字,趙浪微微怔了一下,

“這麼多?”

他原本以為能有十萬就很不錯了,冇想到居然到了十三萬。

韓信點點頭,神色古怪的看了趙浪一眼,說道,

“末將也有些驚訝,後來下麵的人報上來說,是北邊各郡,有人在幫忙宣揚奴隸也可以入軍的訊息。”

“還主動告發,攻擊那些不肯放人的貴族地主。”

“為首的是一個女子,身邊還有個極為厲害,叫什麼一的護衛。”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閉上了嘴巴。

這群人不是媚和天一他們就見鬼了。

直接換了個話題,說道,

“嗯,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了。”

“對了,這些天我給你送的北邊的軍報,你都看了吧?”

每次蒙恬送過來的軍報,趙浪都會給韓信也送一份過來。

好讓對方對北邊的情況有個瞭解。

不至於之後到了北邊,對那裡的情況絲毫不知。

韓信點點頭,神色微微有些凝重的說道,

“末將都看過來,隻是這次情況似乎不太好。”

“他們的所圖比之前要大的多。”

聽到這話,趙浪點點頭,韓信的軍事目光還是冇的說。

問道,

“你可有了什麼對策?”

聽到這話,韓信卻苦笑了一聲,說道,

“首領,這都還到前邊去,心在此時也隻有一些粗淺的應對,這對策從何談起?”

趙浪眨眨眼,知道是自己著急了,

“嗯,那你好好練兵就是了,明年一開春,雪一化,就跟著我領軍北上。”

韓信自然領命。

再和韓信交談了一陣,趙浪便走到了營帳外,準備四處巡視一下。

這是王翦教他的,在軍營中,親自巡視總能得到一些坐在營帳裡得不到的資訊。

一邊走著,趙浪隨意問道,

“亥,你最近如何?”

胡亥聽到問話,剛剛一直冇有機會說話的他頓時興奮的回到,

“浪哥,我最近可是和蜜兒的關係好了很多,她打我的次數都少了!也輕了!”

“隻是她最近好像都瘦了,我就說軍營這地方不適合她。”

“還有啊,她再過些日子,可能就要回去了...”

...

趙浪聽得滿臉木然,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就打住了對方,重新說道,

“我是問你怎麼樣!”

胡亥嗒嗒嘴,回道,

“浪哥,我訓練挺好的,冇有偷懶。”

“哎,浪哥,我之前在遼東聽二黑說,你會用草編兔子,能不能教我...”

“唉喲!浪哥你乾嘛打我...”

...

傍晚的時候,趙浪才離開,主要是胡亥這貨學個編兔子學了半天。

一路到了皇宮門口,趙浪正要進去,突然感覺到手掌一涼。

微微有些疑惑的抬頭,就看到無數細小的雪花,洋洋灑灑的落了下來。

“下雪了。”

趙浪不由看向北邊,那邊的雪應該更大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