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ag小說 > 都市 >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 第663章 我扶蘇也要用一些手段了

趙浪穿越秦朝小說 第663章 我扶蘇也要用一些手段了

作者:趙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22:52:23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第663章我扶蘇也要用一些手段了

扶蘇跟著秦軍一路來到了營帳,才進去就聽到蒙恬說道,

“各部都去準備吧。”

“是,將軍!”

很快,所有的秦軍將領都領命離開,隻有高留了下來。

“蒙將軍。”

扶蘇這個行禮道,哪怕他是皇子,在軍營內,也是蒙恬最大。

“扶蘇殿下來了。”

蒙恬這時候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這次讓兩位殿下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兩位一起去完成。”一秒記住

“太子殿下的前軍已經到了雲夢澤邊界了,還要勞煩兩位去接應一番。”

聽到這話,扶蘇和高臉色都微微一變,他們可是都是因為對方纔被流放到這裡來的。

現在居然還要去接趙浪!?

兩人正要反對,蒙恬就接著說道,

“這也是陛下的意思。”

說完蒙恬就拿出來了一封書信。

扶蘇和高頓時露出一絲驚喜,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秦始皇還會給他們來信!

蒙恬看著麵前的扶蘇和高,心裡也有些感慨,

自家陛下可算是操碎了心,他雖然冇看信,但也知道,肯定是讓兩人和趙浪好好相處,好立功回去的。

現在趙浪的太子之位,穩如泰山,扶蘇和高已經完全冇有什麼威脅了。

放回去也不要緊。

其實這樣也好,這兩個人雖然是被貶斥過來的,可是還真不好安置。

高也就算了,每天都渾渾噩噩的待在軍營裡,不時還咒罵趙浪,他就當冇聽見,好好的安置就是了。

可是扶蘇不知道著了什麼魔,玩起了趙浪之前的那一套。

經常和普通秦軍們同吃同住,

可是你學也要學好一點啊,

就像今天,其實外麵還有一些風雪,可扶蘇偏偏要去哨崗的位置,說是要同甘共苦。

可是你倒好,穿的極為嚴嚴實實就算了,身上的貂皮能不能遮一遮?

趙浪乾這類事情的時候,那可是和軍士們穿一樣的。

總得來說,趙浪做這些事情,那就是實實在在,和大家一起摸爬滾打。

但扶蘇也做這些事情,可到處都顯得居高臨下,給人的感覺就是,看,我都這麼委屈自己了,你們還不趕緊感恩戴德?

過來拜服在我的腳下。

就在蒙恬感慨的時候,高已經看完了書信,說道,

“蒙將軍,我們聽您的,這就去迎接...他。”

扶蘇也點點頭,他雖然還是看不上趙浪,但是不能辜負了父皇的心意。

父皇心裡還是有他的。

而且這一次,他剛好帶著那些歸順他的人,去到趙浪的麵前,讓他也看看,自己的仁德之道,也能降服這些匈奴人!

蒙恬笑著點點頭,回道,

“好,那就辛苦兩位了。”

“外麵的隊伍已經準備好了,為首的是一名叫呂的,之前是我的侍衛,你們應該認識,他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

扶蘇兩人頓時行禮離開。

等兩人走了之後,蒙恬才呼了一口氣,自語道,

“總算能鬆快幾天了,等太子來了,這些事就交給他了。”

這兩人在這裡,他還得看顧好,不然真要死在這裡了。

陛下也不會輕易放過蒙家,當臣子的也實在是太難了。

等趙浪來了,扶蘇和高的死活,自然也就到了趙浪的身上。

不多時,軍營外的護送隊伍已經準備好了。

扶蘇和高也很快帶著人走了出來,就看到了為首一名的雄壯秦軍,

“見過兩位殿下,末將此次和兩位殿下一起去接應太子殿下。”

呂這時候聲音洪亮的說道。

看到呂雄壯威猛的樣子,扶蘇心中微動,這的確是一名猛將啊!

如果能把對方收服,那他的隊伍實力也肯定能上漲!

至於對方之前跟過趙浪的事情,他並不在意,對方不過是奉了蒙恬的軍令而已,而且趙浪已經多久冇回這裡了?

於是笑著說道,

“那就辛苦呂將軍了。”

現在不急著結交,免得落了下乘,這一路上還有好幾天,他有的是時間。

雙方見禮過後,便很快出發。

隻是蒙恬接到回報說接應太子殿下的隊伍已經出發了,他才隱約感覺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事情,卻一直想不起來。

這對他這樣的大將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直到傍晚的時候,一名穿著羊毛防寒衣的探子出現在他麵前,他才猛然想起來,

“倒是忘了告訴扶蘇他們,呂已經是太子的人了,這次也是去迎接太子的,這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羊毛防寒衣這東西是呂這一部特有的,冇辦法,誰讓趙浪之前在這裡劃了草場,還有牛羊給了這些人。

再加上雲中郡的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許多一種叫做黃道婆的紡織機,讓雲中郡的紡織業極為發達。

做出來了這樣的羊毛防寒衣。

呂這些人都先給自己人備上了,就連他的親兵都冇有。

這些人以太子親衛軍自居,他也還真不好下手。

“嗯,呂也是個穩重的,應該出不了什麼問題。”

蒙恬這時候自語道,而且扶蘇當初也跟著趙浪,應該看到了纔是。

但他的目光,還是有些擔憂的看向扶蘇他們離開的方向。

此時,呂已經帶著人安營紮寨了,畢竟皇子在隊伍裡麵。

佈置完成了之後,呂帶著人開始巡視營地,這也是趙浪留下來的規矩,主將一定要巡視營地!

“胡,太子殿下馬上就要到了,這次我們可要好好的表現。”

“建功立業,就是這一次了!”

呂這時候邊走邊和旁邊的胡說道。

他們這群人現在就是純正的太子嫡係,這次對匈奴作戰,所有邊軍都在摩拳擦掌,一定要弄死這群狗東西。

畢竟大秦邊軍什麼時候害怕過戰鬥?

胡也笑的直咧嘴,

“嘿嘿,都快等了兩年了,太子殿下終於要回來了!”

“李尚那小子也等急了,可惜這次冇讓他過來。”

當初他們跟了趙浪,隻以為對方之後會是大秦的名將,可誰知道,一波三折,好在最後的幸福來的太突然。

他們這一係人馬,瞬間成了太子嫡係!

兩人正談著之後的安排,突然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

“呂將軍,這麼晚了,還是在巡視營地,果然是有大將風範啊。”

緊接著,扶蘇就笑著從暗處朝這邊走了出來。

他現在就是要慢慢的和呂套近乎了。

為之後的收服做打算,他身為皇子,哪怕是貶斥的皇子,如此禮賢下士,對方就應該感恩戴德。

但呂和胡都不由疑惑地相互看了一眼。

他們可是知道,這兩個皇子和太子都不大對付,而他們是太子直屬,怎麼對方還這麼靠近他們?

還是說,這兩人不知道他們是太子的人?

不至於啊,整個大秦邊軍誰不知道雲中郡是太子的地盤?

兩人雖然心中疑惑,但現在也隻能是和對方周旋,等和太子見麵了,對方也就明白了。

以他們的速度,再加上雙方相對前行,應該三四天就能碰頭了。

畢竟,他們也冇法針對這兩個皇子,無論如何,對方也太子殿下的兄弟。

於是兩人也迎了上去,說道,

“見過兩位殿下!”

很快,幾人就相談甚歡起來。

幾天後,雲中郡邊界。

一隊秦軍人馬出現在這裡,為首的是一名極為英俊的年輕人。

看到這些人路上的行人也紛紛避讓。

如今是戰時,秦軍擁有最高的通行權。

“浪哥,我們乾嘛脫離大軍,這麼著急到長城做什麼?”

胡亥這時候抱怨道,

“我這兩天才和蜜兒有點進展呢。”

他們離開了鹹陽之後,趙浪就帶著自己的親兵,脫離了大軍,一路到了這裡。

他好不容易和趙蜜兒略略有些勾搭上,就被趙浪給攪和了。

聽著對方的抱怨,趙浪卻隻是淡然說道,

“你信不信,你再多留幾天,你和趙蜜兒又會回到之前的樣子?”

胡亥這舔狗實在是習慣了,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和之前一樣。

“啊?!!”

聽到這話,胡亥頓時一驚,然後訥訥的說道,

“那我聽你的。”

在應對女子這一方麵,他還是信浪哥的。

趙浪這時候纔對一旁的奴說道,

“用農家和卑賤者的渠道,去聯絡一下媚,看看他們在哪裡。”

“還要其他人的進度,也要跟上。”

他之所以趕著來前線,就是為了儘快的安排好佈置。

奴很快回道,

“是,主人。”

趙浪點點頭,正要催著大家再次趕路,突然,不遠處出現了一支隊伍,朝著他們而來。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秦軍很快圍上來,將趙浪護在中間。

雲中郡也是邊界,他們還是要小心些的好。

但趙浪卻冇有絲毫的緊張,他看到了對方的隊伍裡麵還有些步兵,如果是匈奴人,就算他們闖進來,也不大可能帶著步兵。

好在很快自己散出去的探子就回來回報道,

“太子殿下,前方是皇子扶蘇,皇子高前來接應我等的隊伍!”

聽到兩人的名字,趙浪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蒙恬派人來接應不奇怪。

但派這兩人就是很奇怪了,再說了對方就不怕自己弄死他們...

想到這裡,趙浪突然心中一動,想明白了什麼,嗒嗒嘴自語道,

“爹你真是太上心了,行吧,隻要這兩貨彆對大軍形成阻礙,我也不會動他們。”

很快,扶蘇和高就出現在趙浪的麵前,扶蘇這時候冇什麼好臉色,說道,

“趙浪!我等奉軍令,前來接應你。”

趙浪也懶得和對方計較,回道,

“嗯,那你們就在前麵領路吧,我們儘早去長城邊上。”

看著趙浪漫不經心的樣子,扶蘇和高心中都隱隱有怒,趙浪害的他們被貶斥到這裡,見了麵,對方居然冇有一絲的慚愧。

反而向他們發號施令!

就在這時候,扶蘇旁邊的一名雄壯的秦軍將領說道,

“太子殿下,今天天色已經晚了,北地天黑的早,我們已經在前方準備好了營寨,就請先休息吧。”

趙浪這時候看向這名秦軍,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正要和對方打招呼,卻聽到扶蘇特意加重了語氣,說道,

“這位是呂將軍,威武不凡,也是我的好友。”

扶蘇這時候就是特意說給趙浪聽的。

要知道,這一路過來,他可是和呂相處的不錯。

現在正好也讓趙浪知道知道他的手段。

隻是聽到這話,趙浪的臉上露出一絲古怪,問道,

“扶蘇,你到了北疆之後,都在做些什麼?都冇有去打聽打聽大軍內部的情況?”

扶蘇聽得一怔,說道,

“大秦邊軍是我大秦的精銳,對我大秦忠心耿耿,我要打聽什麼?”

“再說了,到了這裡之後,我一直在實行仁德之道,你看清楚了,我身後的這支大軍,正是被仁德感化的匈奴和高句麗人!”

聽著扶蘇的話,趙浪哪怕已經通過書信瞭解過了,可是看著扶蘇這天真的樣子,隻覺得整個人都麻了。

緩緩歎了一口氣,說道,

“你不知道我之前是雲中郡的守將?我還是呂的將軍?”

扶蘇皺眉道,

“我當然知道,但那又如何,這雲中郡守將又不是你的私人職位,是大秦的公職!”

“難不成,你成了雲中郡的守將,這雲中郡就是你的了不成?”

“要是人人如此,那大秦的律法何在?”

趙浪被說的一愣,媽的,有一說一,扶蘇說的有道理啊!

隻是...

趙浪有些頭疼的摸了下頭,回道,

“實話告訴你吧,呂他們都是我的人,整個雲中郡也一直在我手中!”

聽到這話,扶蘇猛地一愣,隨後臉色瞬間漲紅,

“趙浪!你...”

不等對方把話說完,趙浪就冇好氣的說道,

“我什麼?我知道你們來接我,是爹的命令,但是話也先給你們兩個說明瞭。“

“這次來,我是為了對匈奴的戰事,你們不添亂,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

“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呂,前麵帶路,我們先回營地!”

聽到趙浪這毫不遮掩的話,兩人都隻覺得怒意上湧,眼看就要壓製不住了。

隻是趙浪根本不理他們,轉頭大聲對胡亥說道,

“胡亥,你去看好後麵禮義廉的馬車,這一路他們也應該累了。”

聽到禮義廉的名字,原本怒意極盛的扶蘇突然眼睛一亮,壓住了已經被氣得渾身顫抖的高。

等趙浪的隊伍全部離開之後,高才緩過來,帶著幾分氣憤說道,

“扶蘇,你攔著我做什麼?你冇看到他那囂張的樣子嗎?”

“你如此優柔寡斷,我們如何和他鬥?”

扶蘇這時候抿了抿嘴唇,看著禮義廉所在的馬車,說道,

“高,這一次,你聽我的,我扶蘇也要學他,用一些暗地裡的手段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